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75884.com >

骗钱骗色 老父为躲债主上门为其假办葬礼

发布日期:2019-09-14 19:44   来源:未知   阅读:

  闫军是山东招远人,家住农村,今年33岁,个头不高,长相憨厚,伶牙俐齿。1999年参军,2003年退伍后在烟台打工。没有任何技术的他曾在几家企业做过保安、搬运工,这些脏活累活既不怎么挣钱,又没有发展空间,他一直干得不起劲。

  2014年年初,闫军上网时,偶然看到一些骗子冒充军人骗财骗色的案例,顿时产生浓厚兴趣。据他落网后交代:“我本来就在部队呆过,对部队有些了解,扮成军官肯定有人信,是个来钱的好办法。”闫军发现那些上当受骗的女子,大都年龄偏大,条件优越,自视甚高,慢慢成了剩女。由于求偶心切,收入稳定的部队干部,也就成了大龄女优先考虑的对象。闫军觉得,冒充军人进行诈骗是一条发财路。

  行骗也需要技巧。闫军开始回忆自己曾经的部队生活,搜肠刮肚地想一些部队故事。为了练口才,为了提高“演说”效果和可信度,他常常在家对着镜子练习。

  人靠衣装马靠鞍。闫军给自己封了一个北京某武警部队司令部上校参谋长的名号。之后,他买了全套的假军装、肩章等。

  闫军将自己的QQ空间伪装了一番,看起来就像一个刚从部队归来的军官,还从网上抄了一份语言风趣的征婚启事。做好这一切后,闫军开始专心物色“女朋友”。

  一天上网聊天时,闫军遇到了薛丽,两人聊得十分投机。薛丽以为自己幸运遇上了年轻帅气的“军官”,没两天便跟闫军见面了,并很快发展成了恋人。

  认识刚十天,闫军和薛丽坐公交车外出,“意外”被小偷偷走了钱包,银行卡和身份证都丢了。三天后,他声称要去新疆执行任务,让薛丽给他购买了机票,还要了5000元现金。为取得薛丽信任,闫军在与薛丽相识期间,还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分别到对方家里见过了双方父母。

  闫军给薛丽看过军官证,说自己是现役团级干部,每次都把要钱的理由说得很充分,薛丽也发现不了什么问题。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闫军却成了缺钱的无底洞,又分别以银行卡正在补办需要生活费、跟人打架要赔偿等理由先后从薛丽这里骗走了1万余元现金。

  随着时间推移,闫军与薛丽联系越来越少,却仍以各种理由要钱,薛丽渐渐察觉不对,让闫军还钱。“我还能骗你呀,等端午节我就带你去部队看看,一块儿把钱给你”,每次要钱,闫军却仍然编造各种理由推脱。

  端午节过后,薛丽来到闫军住处,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拨打电话,提示手机关机,她这才意识到被骗了。

  2014年6月23日,烟台开发区的徐东伟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闫军。一见面,闫军就吹嘘自己是现役军人、上校军官,还谎称爷爷是北京某军区的高官,自己是团级干部,认识很多人,能量很大,帮人办过不少事。

  徐东伟一直想调动工作,苦于求人无门。认识闫军后,不停地约他吃饭见面,几次接触后终于提出想法。没想到,闫军当即拍胸脯保证:“这小事好办,我姑父就是局长!”接下来,闫军开始索钱,办工作送礼、看望姑父、上班培训……先后从徐东伟那里拿走4万多元。钱是要到了,事却一点没有办。面对徐东伟的追问,闫军每次都找各种理由搪塞。

  随着在烟台行骗次数增多,闫军暴露得越来越多,向他追债的人整天找他。为了躲债,他便索性回到老家招远。

  回到老家后,闫军也没有收敛。一次,闫军在一家理发店理发。看见女老板王华林的女儿在一旁帮忙,闫军就问有没有工作,说有战友在四川的部队,可以把他的女儿办成士官。

  因为女儿正好闲在家中没事,王华林便动了心。随后,闫军以部队下来带兵的人需要提供住宿等为名要走了3000元钱,之后,又以请吃饭等理由,先后从王华林处要走了2000余元和一些烟酒。

  自从认识了闫军,王华林一天没有安生过。没过两天,闫军又以要给部队上的人准备返程的住宿费、加油钱为名,需要3000元钱。这次,王华林有些忐忑,怎么老要钱也不见办事,便让女儿上网搜索一下闫军的名字。没想到,刚打上闫军的名字,便出现了“警惕骗子闫军”的帖子,对他的行骗情况进行了描述。

  王华林心里咯噔一下,联系了发帖人,最终确定帖子中所说的骗子正是忽悠自己的闫军。王华林赶紧与女儿一起到当地派出所报案。kj137本港台现场报码l挂论坛

  2014年8月14日上午,闫军在某商店侃侃而谈时,几名身着警服的男子突然出现,动作迅速地给他戴上了手铐。

  闫军归案后,对行骗供认不讳,但他拒不交代假军官证等物品放在哪里。8月15日,民警带着闫军到其户口所在地某村调查,到了村口,闫军脸色却突然变了,死活不下车不进村,并当场在车上打滚撒泼起来。

  民警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先到村内调查。进村刚一提起闫军的名字,对方便说了让民警震惊的话:“他啊,早死了,都出殡了!”

  “欠太多的账了,我这也是没办法了。”8月16日,闫军的父亲在派出所向民警说出了实情。原来,闫军在外冒充武警上校军官行骗时,为了避免别人起疑,每次行骗都用真实姓名,连家庭情况也如实相告。加之,他还将有些交往的人带到家里,让别人知道了家庭地址。被骗的人发现上当后,找不到闫军,便会来找闫军的父亲要求还钱。闫军的父亲本来就没有经济来源,将自己省吃俭用的几万元给儿子还了一些债后,不堪重负。无奈之下,2014年6月,他从外面抱了一个骨灰盒回家,谎称闫军已经病死了,并在村内举办了葬礼,以此逃避追债的人。

  2015年3月3日,山东省招远市法院在看守所用简易程序开庭审理了闫军涉嫌冒充军人招摇撞骗、诈骗一案。“死”后复生的闫军毫无往日神采,满脸愁容地站在被告人席上。面对招远市检察院两名检察官的指控,闫军如实交代了自己的行骗事实。3月12日,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判处闫军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 (文中除闫军外均为化名)

  2001年,20岁的闫军(化名)因盗窃罪获刑13年。去年11月份,闫军告诉另一名劳教人员魏某某,自己在去年5、6月份放火把合肥一家地毯厂烧了,让魏某某向管教干部检举自己。没想到,两天后,闫军直接找到管教干部,把自己检举了:“我把合肥天剑建材公司的厂房烧了”。

  剩女级别:李莫愁剩女出路:结婚的路很难,一路走来一路看吧老徐的感情史,看起来更像是个“女权斗士”成长史。林心如剩女级别:东方不败剩女出路:总会有真心疼爱的人出现的小燕子都结婚生子了,紫薇格格还形影相吊。

  剩女级别:李莫愁剩女出路:结婚的路很难,一路走来一路看吧老徐的感情史,看起来更像是个“女权斗士”成长史。林心如剩女级别:东方不败剩女出路:总会有真心疼爱的人出现的小燕子都结婚生子了,紫薇格格还形影相吊。

Power by DedeCms